岳西民俗网
公益

我参加岳西县扫除文盲工作的回忆

2019-06-04 15:23

关注公众号

储淡如
    新中国建立后,百废待兴。在日理万机的情况下,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根据亿万翻身农民在政治上取得翻身的同时,要求在文化上翻身的愿望,及时发出了“在百分之八十人口中扫除文盲,是建设新中国的一项重要工作”。在毛主席的号召下,中共岳西县委、岳西县人民政府及时作出开展扫除文盲工作的决定。全县上下掀起一个办冬学、妇女识字班、办民校的浪潮。我作为当时安庆高级中学(即现在的安庆一中)学生,投身到这股浪潮中去,把自己所学的知识献给翻身农民,当上了鲤鱼冬学兼妇女识字班教师,担负着当时的第一行政大组(即现在中关乡土星村)扫除文盲工作。
    鲤鱼冬学是1949年10月底开办的,校长储蔼如、副校长储仁三都是翻身农民。参加这个冬学学习班翻身农民共有3个班(即高级班、中级班、低级班)加上下午一个妇女识字班,共有4个班,学员200余人。我每天除了上午到梧桐树、南山头或北山岩砍担柴外,下午和晚上全身心地投入到4个班教学工作,根本不谈报酬。因此,取得翻身农民的信任,一致对我予以好评。
    冬学,妇女识字班主要教学任务是教农民学文化,但也是宣传农村政策的主要阵地,土改时向农民宣传《土改法大纲》,土改后则大力宣传爱国增产运动,教唱华东区颁布的《发展生产十大政策》歌,该歌以李玉莲调为曲调,易学易唱,很受欢迎。以后,随着抗美援朝、中苏友好等政治运动的到来,冬学也紧密配合。
     由于冬学既是文化阵地,也是配合中心工作宣传的阵地,受到县、乡的领导重视,到1950年初,全县冬学发展到736个,参加学习的学员有33329人,占人口总数的14%。1951年12月,县人民政府根据冬学发展形势,提高冬学教师业务水平,全县要训练冬学教师450人。乡里根据我的工作表现,把我推荐到县里担任训练冬学教师的教员。这样我在县里呆了3个月。这次训练后,县政府决定扩大冬学学员招生人数,由1950年的33329人发展到5万人,其中转入常年民校学习8000人,并成立工农教育委员会,领导扫除文盲工作。
    1952年,部队文化教员祁建华创建速成识字法,用注音字母教文盲识字,效果非常显著。县里为推广速成识字法,于1952年夏在县委党校举办速成识字法训练班,乡里和湖响完小校长王贤尧又看中我,推荐我到县速成识字法训练班学习。班主任是当时的县长陈光泽,教师则由当时的文教科员王理明、储润生担任。在一个月的学习中,我认真学习,结果在结业考试时我名列全班第二,五河区学习组第一名。结业时我在参加训练人员登记表的志愿栏内填着:“我志愿终身当一个工农教师。”就这几个字奠定了我终身职业基础,走上了革命的道路。说句老实话,当时我就没有参加革命的意思,因为我家是地主。
     同年12月,县里成立“扫除文盲工作队”,队长储天行、副队长刘干,队员有金家中、储体斌、王廉、蒋少华、汪全旺、程天辞、王英才、储增三、刘赤书、黄永生、刘正启、陈衍庆、汪藩、储淡如、柳仲时等14人。我于1953年2月接到调令后,马上到县文教科报到,这样我就参加了革命工作。
扫除文盲工作队队员报到完毕后,县文教科在县委党校(今食品厂)将我们集中学习半个月,文教科科长金友文及科员王理明、储润生对我们进行新人生观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、开展群众工作的方法等教育。这次学习虽然时间不长,但却树立了我的新人生观。
    半个月学习结束后,在扫盲工作队长储天行、副队长刘干的率领下,到全县扫盲试点乡——莲塘乡,开展扫盲试点工作,重点是推广祁建华的速成识字法,经乡政府介绍情况后,我们被分配到行政大组扫盲班,具体是:金家中到莲塘,刘赤书、汪全旺到大岭,黄永生到槐树,刘正启到柏枝,王廉到黄岭,王英才到曹畈,汪藩到荀河,陈衍庆到青树,蒋少华到莲塘,储体斌到里仁储爱辟农业生产合作社,程天筹到棉纺厂(即现在的棉织厂前身,当时的厂址在珠屋),柳时到油坊,储润生在县扫盲办公室、储增三在县文化馆举办的职工扫盲班,我则被分配到烈马裴。该组地处大小黄沙岭中段,东西长约5华里,校址设在烈马裴中段的王茂槐、余思怀堂屋里。尽管该地山路弯弯,但翻身的男女青年要求识字积极性很高,每晚学习不辍。为加强教学力量,我还聘请余思源任辅导教师,每月聘金为6元。经过7个多月的学习,烈马裴扫盲班70多名学员,都能达到当时规定的识字3000个,写一、二百字短文的标准。10月,通过全乡会考,毕业率达到90%以上。11月中央下达“扫盲必须整顿”的指示,我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,离开了我毕生难忘的为人民服务的起点地。离别时学员们敲锣打鼓欢送,并送我一面锦旗,上面绣有“为农民文化翻身而努力的好教师”。
扫盲工作经过整顿后,县文教科领导将我调至响肠区任民校辅导员,常驻老林乡,并于1954年春参加洋河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的创办工作。
    扫除文盲工作经过整顿后,重点由农村转到城市,由农民转向干部。解放初期,我县吸收区、乡干部,文盲和半文盲干部占80%以上,他们文化水平低、理论基础差,工作中困难很大。为建立一支有文化的干部队伍,县委于1955年决定在党校开办干部文化训练班,以提高干部文化水平。3月,县文教科把我从响肠调回文教科,筹办干部文化训练班。当时的调令象部队一样是“命令”,我接到“命令”一个多小时后,从响肠到县文教科报到,文教科迅速将我介绍到党校,其雷厉风行的作风,是今日无法比拟的。
    干部文化训练班是附设在县委党校,由当时的组织部部长陈九仁部长担任班主任,党校校长朱庆森兼副主任,另外党校的队长徐致远、王先富兼任学员队队长,实行军事化管理。我则负责教学负责人,还从小学教师中调来王廉、王学勤、杨积代任辅导教师,并聘请中关乡的储永祐专搞事务工作。
     一切筹备就绪,由组织部调区乡中的文盲半文盲参加学习。5月1日正式开学。在第一批50个学员中,有区长、区委书记12人,其中是汤池区的余友谅、白帽区区委书记张社先等,平均年龄在32岁左右,这批学员经过3个月的学习,有80%以上达到扫盲水平。他们回到工作岗位后,在认识和分析问题能力上有很大的提高,工作也有条理,获得组织部、人事局的好评。第一期结束后,组织部又先后调了3批210人脱产扫盲。在这210名学员中,有10%达到高小水平,9%达到初小水平,最突出的有时任乡妇联主任的方晓娥、刘柳芳、李秀莲(现名李霞)等。
     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,人们受“四人帮”读书无用论的毒害,青壮年文盲、半文盲大幅度上升,根据全县第四次人口普查统计,全县总人口38.8357万人,青壮年半文盲占23.57%(其中15岁以上的27.6310万人,半文盲占33.33%)。在这众多的半文盲国度里,要想在农村建设四个现代化,困难很大。
    为提高国民的文化素质,中央决定开展扫盲工作。我这老扫盲干部于1979年春被调到五河区任扫盲辅导员。由于这项工作是我的老本行,因此在工作中也就驾轻就熟、挥洒自如,加上当时的区委、区政府领导的重视,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。我先后深入茅山、五河、桃李、沙村等乡召开扫盲工作动员大会和教师的培训工作,出了10多期《扫盲简报》,并亲自抓了桃李、叶河两个大队的重点扫盲班,聘请有事业心的小学教师兼任扫盲班教师,经过一个冬春学习,全区达到扫盲标准,发给结业证书的有910人。
    1980年6月,县委调我至党史办工作,才离开扫盲工作岗位,专心致志地从事党史工作的调查研究和编写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相关新闻
《孔雀东南飞》选段 赵媛媛
...
县政协召开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文史资料编征工作会议
为落实市政协副主席黄杰到岳西调研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文史资料编征工作要求,圆满完成改革开放40周年文史资料编征工作任务,5月11日,县政协召开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文史资料编征工会议作。县委办、政府办、林业局、交通局、旅游局、统计局、扶贫办、岳西报社...
保 台 将 军 陈 润 芝
柯万英 一、 无愁人家 大清朝安庆府潜山县(今岳西县)清朝乡(今响肠镇)南边有个无愁冲。冲里居住着百十户人家里,户户姓陈。其中有户人家,主人陈毓福,因为几代人的努力,加上自己持家勤俭,乐善好施,所以家道殷实,儿孙满堂。陈毓福生有四个儿子,小儿...
薜荔果:长在岳西山间的“天然果冻”
作者:陈正新 薜荔果(Ficus pumila Linn.)别名凉粉子(通称)、壁澄霞、木莲、凉粉果、冰粉子、鬼馒头、木馒头等,桑科植物薜荔的干燥花序托,攀援或匍匐灌木,叶两型,不结果枝节上生不定根,叶卵状心形,长约2. 5厘米,薄革质,基部稍不对称,尖端渐尖,...
张克银书法作品选
张克银是 岳西 县姚河乡人,从10来岁开始练习书法,已坚持30余年,擅长楷书、隶书、篆书、篆刻、雕刻、榜书。...
岳西造房习俗
在 岳西 ,居民对住房非常讲究。一个人一生有半生都居住在房子里。他们期盼住上新房,给整个家庭带来好运。于是,自古以来,造房过程中流传下来的一整套习俗,至今仍在延续。 动土。一块平整的新地基,在做房之前,居民先请风水师察看风水,看其吉凶。若符合...
酸奶油条的做法
1. 油条无铝膨松剂倒入面粉中拌匀 2. 打入一个鸡蛋 3. 酸奶使用稠度小一点的,微微加温 4. 向面盆里一边倒酸奶一边搅拌 5. 最后和成团,温暖处饧发1小时 6. 饧发好的面团,直接擀成长方形,分割成自己想要的大小,可以按照油锅的大小做面剂子 7. 两个一组,...
菖蒲传统狮舞灯会闹欢了乡村正月夜
作者:王先国 文章来源:菖蒲镇政府网 2月11日,也就是农历正月12日夜里,菖蒲镇镇区锣鼓喧天,鞭炮阵阵,一场热闹非常的传统狮舞灯会正在街道上演。在各式彩灯和许多围观者的簇拥下,一对威武的狮子踩着有节奏的鼓点,在一位手持球灯的汉子引领下,时而上下...
“打闹台”
顾泉林闪映着三月明亮和耀眼的绿色,又一项活动在这个城市的一处风景区举行。人还未走近那里,远远地就看见了悬挂在半空中红色的气球,再走近一点,喧天的锣鼓声扑面而来,尤其是那铿锵有力的鼓点,脆嘣利落,直往激昂舒畅的心情中去。听那鼓点,鼓谱的名字...
“方以智著《红楼梦》”追踪
《红楼梦》的作者是谁,学界一直未达成共识。近日,中国科大信息科学学院陈贤富教授提出方以智说,引起其他学者质疑。苏州大学哲学系系主任、研究方以智的专家蒋国保昨日接受本报采访时称:方以智说有正视必要,但也有些疑问。 隐射法不能替代历史 蒋国保:...